欧云村的生态进化史

明仕msyz555手机版

2018-03-23 10:17:11

valign="top" bgcolor="#F1F8E4" class="STYLE4">

  一进入长江之畔的重庆奉节县欧云村,记者立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:村口天宝水泥厂的冷却塔高高耸立,一下子将记者带回7年前。彼时,水泥厂排出的浓烟遮天蔽日,粉尘刺鼻难忍,树木纷纷枯死,村民进果园像下煤井,门前种出的水果变成“煤球”,学校教室里总有扫不完的水泥灰。

  但这一次,一切又显得陌生。天宝水泥厂变得残破不堪,显然早已停止生产,欧云村的天空异常明亮,走在村口的水泥路上,一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,村前屋后的油菜花开得正艳。山坡上,绿油油的果树迎风招展,黄澄澄的脐橙挂满枝头,一些村民正在山坡上劳作。

  71岁的村民肖维平就住在水泥厂旁边的山坡上。在家门口,肖维平的老伴陈阳桂到屋里提了一兜脐橙,非要记者尝一尝。记者剥开一只脐橙,里面肉美汁多,轻轻咬上一口,非常甜。

  7年前,同样是在肖维平家里,记者采访完水泥厂污染临走时,老两口拿出“煤球”一样的脐橙让记者品尝。当时记者手里握着灰溜溜的脐橙,却下不了口,满心都是苦涩。

  一晃7年过去,村民依旧是无比热情的村民,但欧云村早已不是被污染的欧云村了。几十年来,欧云村一直是奉节脐橙的重要产地,但自从村里建了水泥厂,村民种出的果子卖不出去,种出的菜不能吃,吃菜都要到镇上买,那段日子对他们来说无比煎熬。如今,一切都在悄然改变。

  “水泥厂4年前关闭了,再也没有污染。”肖维平满脸挂着笑说,村民种的水果变光鲜了,也值钱了。他家种了200多棵脐橙树,去年赚了2万多元。

  “除了这些收入,政府每个月还给我们发养老金。”陈阳桂说,“我们老两口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一个月有200元的养老金,孩子们也不用担心我们的生活了。”

  陈阳桂说,水泥厂关停后,小儿子就带着老婆孩子去广东打工,这两年挣了一些钱,准备在外面买房子。说这话时,两位老人脸上的笑容堆得更浓了,灿烂得犹如家门口盛开的梨花和桃花。

  与老人告辞后,记者沿着水泥路一路下行。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上,一个大厂房出现在眼前,厂房上写着“脐橙分选包装车间”字样。里面,几十名工人正在紧张工作,一箱箱包装好的脐橙整齐地堆放在一起,等待着装运外销。

  车间负责人翟德森说,车间每天分选包装40吨脐橙,这些脐橙通过线上线下卖到全国各地,车间里的工人也都是附近的村民,其中不少是贫困户。村民们不但可以把种出的脐橙卖到这里,还可以在这里上班,一个月光工钱就能拿3000多元。

  厂房里,村民王桂林正坐在凳子上分选脐橙,一年前她还跟着丈夫在外面打工。“以前,村里环境不好,只能外出打工。现在环境好了,在哪儿都能挣钱,在家还能照顾老人。”她说,“今年她家产了10吨脐橙,卖了四五万元。”

  翟德森说,厂房的老板以前做煤炭生意,在奉节县建有煤矿,两年前煤矿关闭,老板开始转产,做起了脐橙从种植到销售的全产业链。以前从事煤炭行业的工作人员也纷纷转型。“转型虽然痛苦,前景却很光明。”作为转型的一员,翟德森显得很乐观。

  看着村民们忙碌的样子,记者不忍心继续打扰,便挥手向村民们告别。在驾车返回的路上,记者一边回望即将被拆除的水泥厂,一边由衷地感叹,近年来在长江沿岸,随着越来越多的污染企业搬离,绿水青山变得越来越稀松平常,也变得越来越弥足珍贵。